自吸泵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自吸泵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【新闻】职业农民有没有出路一个种粮大户的年度账本粉苞菊

发布时间:2020-10-18 15:14:06 阅读: 来源:自吸泵厂家

职业农民有没有出路一个种粮大户的年度账本

随着夏收结束,小麦陆续入库,开始出售。忙活了一年,种粮到底能不能挣钱?职业农民有没有出路?翻看河北石家庄藁城市种粮大户刘和宾的细账,重新体验新型农民的耕耘与收获。

大规模农田(资料图)

算收益账——

2014年6月19日上午,在河北省石家庄藁城市韩家洼村的绿之宝家庭农场,农场主刘和宾和工人们一起,正在地里张罗着给刚播下的玉米浇水。“收完小麦还是抢播,早一天种就能早一天收获。浇水要及时,苗才能出得好。”

可以看到,两台卷盘式喷灌机在地里不停穿梭。远处,机手王建国驾驶着设备抢播玉米,大拖拉机不能掉头的位置,迅速有工人赶过去补种上。刘和宾介绍,“农场基本上实现机械化操作了。前两天用小麦联合收收小麦,现在两台机器一天能浇上120亩,人工基本就是打打下手。”

在农场的大院里,彩钢瓦搭建的简易棚下,已经堆满了小山一样的小麦。粮食被露天保存着,上面铺着防雨苫布,两个角上摆着鼓风机,以防粮食返潮。刘和宾说,因为没有上烘干塔,粮食收回来之后,就只能这样晾晒和存储,而且目前粮价低,暂时还不想卖。

在交谈中得知,刘和宾虽然出生在农村,但此前从未下过地的他,包过煤矿、跑过批发,现在却选择当起了农民,而且还掏出200多万元的家底,成为了承包千亩土地的种粮大户。从生意人变成农民,这笔账他是怎么盘算的?

晚上,忙碌了一天的刘和宾才回到家里,和妻子杨玉平聊起了今年小麦的收益。让他感到欣慰的是,今年收成比去年刚承包地时好了很多。)“去年也就千斤的亩产量,今年亩产多了200斤,估摸能达到1200斤左右吧。”

拿起计算器,刘和宾根据最近的小麦市价,再确认一遍目前能拿到的钱有多少。“俺承包了1080亩地,产量就是个500吨上下。按照昨天1.21元/斤的普麦价格算,全部卖掉能拿到121万元的粮款。”

这个时节,走在地里,看到千亩麦田颗粒归仓、玉米抢种有条不紊,刘和宾颇有些成就感。“毕竟辛苦了一年,终于看到了自己的劳动成果。现在没事就喜欢到地里绕着转转。”

算成本账——

不过,马上就到手的百万粮款,并没有让刘和宾感觉轻松起来。“现在真正体会到农民的那种辛苦,种地并不像最初想象那么简单。”

农业是一个投资周期比较长的行业,在前期主要靠大量的投入来拉动。刘和宾这两年没断过记账的习惯,他拿出账本,一天一天地往前翻,强调说种地跟开店、搞批发不一样,不能靠简单的投资公式来计算。“种地实际需要具体投入多少,然后产出多少,特别是后者,这个你没办法控制。”

刘和宾介绍,土地规模经营才能产生效益,而且要靠机械化实现效率。从两年前承包土地开始,自己的家庭农场始终处在投入期:购置了联合收割机、播种机、喷灌机、打药机、拖拉机等农用机械,“地里能用的,基本都备齐了”。在扣除掉政府对农机的补贴后,总计个人投入了50余万元。而数量众多的农业机械,要在未来持续的生产中才能“摊薄”成本。

对于刘和宾的绿之宝家庭农场来说,最大的挑战在于土地租金以及给付方式。2012年,他承包了韩家洼村520亩土地,到2013年9月,再度承包本村及周边邻村560亩土地。土地多了,土地租金的总价自然就很高了。

“当时签合同的时候,就跟农民们约定,每年按800斤麦子的时价兑付地租。”刘和宾转悠到粮仓,看着满满的粮食很纠结。现在粮价处于低位,他原本打算8月粮价高一些的时候再出手。但是,马上就要到7月1日发放租金的时候了,一亩地将近1000元钱,一千亩土地就是100多万,都要靠卖粮变现来解决。

杨玉平说,最发愁的就是“粮食卖不卖”这个事。眼下刚收回的麦子没有卖出去,玉米种子、化肥、农药又投入了近13万元。最近几天,除了要应付农忙时节播种、浇水等,还要琢磨去哪儿周转资金的难题。

成本的压力也传导到农业生产上来。一开始,刘和宾想大展拳脚干一场,感觉需要什么就买什么。今年,为了尽可能地节省成本,采购的都是必需品、不买不行的。

杨玉平也加入到了农忙队伍。20日的整个上午,她都在农场弓着腰收葱。“葱价不高,雇人干活不挣钱,累也得自己干。盼着早点种完玉米浇完地,可以歇个几天。”

算未来账——

如今,刘和宾夫妇事无巨细,对农场的事情都亲力亲为,精打细算,生怕哪个环节会影响到收成。按照现在农场投入和产出,在今年小麦丰收的情况下,卖掉小麦的收入,刚够支付一年来种肥、农药、地租、人工等成本。等到玉米丰收,产生的利润,才真正是刘和宾一家人的收入。

刘和宾心里合计,去掉各种成本开支,如今一年能收入20余万元,但如果要收回全部的投资,大概需要五年时间。为了能尽快收回成本,他希望明年扩大承包土地的面积。“现在农机也都有了,种500亩还是1500亩地,对于我来说成本都差不多,多种点还能把成本摊薄点。”

刘和宾也计划在现有的土地存量上做文章,在把握好小麦玉米的稳定收益后,调整种植结构。“年初种过菠菜,现在有40多亩的大葱,还有点油葵,希望能增加部分收入。”

国家近年来对于农业不断推出的利好政策,是刘和宾信心的源泉。“我个人感觉,种粮大户将来会得到更多的扶持与帮助,希望用不了多久,我也能从银行拿到低息贷款、化肥补贴。”

刘和宾夫妇俩坚信,在农业项目上,只要肯踏实付出,家庭农场将来就一定有收获。“现在投入大了些,但我们定位现在就是创业期,再过几年就能看到更多的收益。”

在刘和宾的办公室,他亲手挂上了一幅“天道酬勤”的字画,他希望自己能够再接再厉、迎来辉煌。“我之所以选择做一名职业农民,就是瞅准了农业的未来,这条路我走对了。”

在石家庄市,百亩以上的种粮大户和家庭农场,已成为很大的一个规模群体。这些新型农业经营主体,善于驾驭和推广机械化生产,能够有效推进土地的流转速度,让农村的生产效率不断提高,生产成本不断摊薄。像刘和宾一样的家庭农场,体现出新时代农民的素养和职业理念,在推动农业集约化、规模化发展的同时,也成为保障粮食丰收丰产的重要力量。

武汉乙肝的医院费用是多少

西安牛皮癣医院

中医治疗白癜风哪家好